久旺网首页
        久旺网 MBA 选课中心 APP下载
        当前位置:久旺网 > MBA > MBA考试动态 > 【MBA资讯】一文读懂《奇葩说》网红教授薛兆丰的“成名、质疑、离职、圈粉”之路

        【MBA资讯】一文读懂《奇葩说》网红教授薛兆丰的“成名、质疑、离职、圈粉”之路

        久旺网 www.mydistantlove.com 考试动态短信提醒

        MBA报名、考试、查分时间、免费短信提醒

        地区

        点击获取验证 立即预约

        请输入下面的图形验证码

        提交验证

        发布时间:2018年11月23日 10:39:38 来源:环球网校 点击量:

        【摘要】《奇葩说》这一季最大的惊喜无疑是薛兆丰教授了。因为没有哪个导师像他那样,在别人热闹、煽情、鼓动或感性的发言后,都理性地用把一盆经济学冷水迎头泼下。

        例如,婚姻辩题中的“家庭企业论”,爱情辩题中的“绿豆红豆论”,“沉没成本理论”的生活化应用,等等等等。

        本以为一个理性到冷酷,凡是从经济学角度出发,听不懂网络词汇,不认识热门明星,对当下综艺名字一脸懵圈的教授,会与这档“严肃”的辩论节目格格不入。

        可结果,薛兆丰凭借他说话时的温和语气,木讷人设,再加上总被官配CP蔡康永欺负,竟然显得很呆萌,让人有听下去的意愿,最后实力圈粉无数。

        网红教授薛兆丰凭借《奇葩说》导师又火了一把?

        为什么叫做“又”火了呢?

        2017年,薛兆丰还是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法律经济学教授的时候,在知识付费APP得到上开设的专栏《薛兆丰的经济学课》,受到大量用户的喜爱,一度成为知识付费领域的标志性作品。

        目前该专栏的订阅量达到31万,按照每份199元的价格来算,《薛兆丰的经济学课》为平台带来的营收超过是6千万。

        2017年年底,为了庆祝薛兆丰的专栏课程付费订阅人数突破20万,得到花重金在纽约时报广场大屏幕上刊登了《薛兆丰的经济学课》的广告。

        今年夏天,北京三源里菜市场整个室内空间都被装饰一新,写有“海鲜摊为什么在菜市场中间”“肉铺的灯光为什么是红色的”等经济学问题的路牌随处可见。

        还有一些经济金句书签被放置在绿色小麦、五谷杂粮和花盆中,一条经济学之路就这样自踏入正门口的大型书框而缓缓向内展开。令人感到新鲜的展品还有两米高的汉堡、生菜、番茄、牛肉等,每一层都有微缩景观展示食物的生产流程。

        2018年8月薛兆丰的新书《薛兆丰经济学讲义》在北京三源里菜市场首次发售,一场名为“菜市场遇见经济学”的主题艺术展也于此处同期举办。薛兆丰表示,这次把新书首发场地选在菜市场,希望引导人们在日常生活场景中发现经济学的乐趣。

        知识付费为薛兆丰提供了另一种可能

        知识付费背后是一个万亿规模的新市场,那些有能力创造付费知识的老师们,正享受着这一波红利。薛兆丰就是其中一个,除了财富和名利,薛兆丰还收获了30万学生,可谓最流行的“网红经济学家”“网红教授”。

        俗话说,人红是非多。在薛兆丰成名之后,随之而来的是来自同事的质疑。

        2017年底,薛兆丰的同事唐方方首先对薛兆丰“北京大学教授”的身份产生质疑。唐方方批评说“经济学不是故事会”,发言用语直接,讽刺意味强烈。

        2018年2月,汪丁丁和薛兆丰围绕知识付费展开了一场大论战。汪丁丁发文《为什么付费买到的只能是三流知识?》,并直言,能够与金钱和权力交换的知识,必定是三流的,因为表达方式不可能继续忠于只有一流知识才可表达的那种重要性感受。

        2018年3月,薛兆丰从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离职。对于薛兆丰的离职,有人认为教授确实不应该在外兼职,也有人为此感到惋惜。

        尽管薛兆丰并不是事业编制内的北大教授,但是他是北大国发院的“院聘教授”却是毋庸置疑的事实。反过来说,如果“北大教授”是如此富有吸引力的招牌,那么也不是每个北大教授都可以取得薛兆丰这样的成就和影响?;谎灾?,我们不应因为薛兆丰用其“北大教授”的身份去推荐课程,而对其横加指责。

        对于老师在外兼职,如客座教授等形式,学校大多都是同意的。而薛兆丰的特别之处,在于从事的是知识服务这一新模式,而且挣钱很多,更重要的是,知识服务领域,用户的肯定似乎提供了另一种价值肯定,学校应该是慌乱的。

        有许多人认为,薛兆丰一年“耍耍嘴皮子”就赚上千万元,根本不值。这种批评者往往怀有“不吃葡萄就说葡萄酸”的嫉恨心理,也是许多人会持有的观点。物以稀为贵,稀缺性可以很好地解释薛兆丰现象。至于课程的价值同其价格和回报是否存在合理的联系,则可以交由市场去发挥基础性的调节作用。

        在我看来,薛兆丰从北大辞职,是一个积极事件。也许是在得到上专栏的收入,给了他脱离体制的勇气,也几乎实现了所谓财务自由。

        不知这些质疑对于薛兆丰的离职有几分影响,是不是太多的质疑促成了薛兆丰的离职?而对于坐拥25万阅读量的薛兆丰来说,“北大教授”这个头衔对于他来说,还重要么?

        相比“北大教授”的标签,我想大家现在应该更喜欢他“奇葩导师”的标签吧。薛兆丰自己都很惊讶自己的受欢迎程度,「我参加《奇葩说》有做过很坏的打算,就是被很多人骂。因为这个节目的受众女性居多,我觉得她们不会喜欢我。但让我非常惊讶的是,对于讲道理、讲理性她们是能接受的,并且相当接受,这是让我最惊讶和意外的?!?/p>

        分享到: 编辑:穆毕艾

        环球网校移动课堂APP 直播、听课。职达未来!

        安卓版

        下载

        iPhone版

        下载
        环球小过-环球网校官方微信服务平台

        刷题看课 APP下载

        免费直播 一键购课

        代报名等人工服务

        返回顶部

        久旺网官网 | 久旺网平台 |